年后必产粮!

cp萌的好、吃糖吃到齁!

【罐昏/abo】草莓牛奶


甜甜腻腻不开车的清水abo

好了、怕被打先走

无关真人!

———————————————————————

风和日丽、万里无云恰是约会遛弯好天气,朴志训悠闲地开堆积成山的礼物盒。这件好看,待会穿出去,这件是我想要很久的,真不愧是我的饭。

越拆心情越美丽,面膜纸皱巴巴贴在脸上,被他撕下来揉成团,集体生活过久了,大家对身份界限把握还是很得当,这几天正值李大辉的发情期,队里几个alpha自觉能呆在外面就绝不回来,这不又带着自家小孩不知道跑哪去了。

面膜被一个远投准确投入垃圾桶,最近朴志训很烦恼,跟未成年谈恋爱的坏处就是对方还未分化,万一赖冠霖不是alpha,这个后果他想想都恐惧。

防盗门被哐铛打开,朴志训目瞪口呆看着成员们土匪进城似杀进来,“你们干嘛?”

前面几个人急忙四散开来,他才发现赖冠霖头歪向一边还时不时呻吟被姜丹尼尔和黄旼泫架进来。邕圣祐伸手阻拦他想上前探查的动作,“志训啊,你跟哥哥们先回房,冠霖要分化了。”

厨房里头碰头研究omega发情期恰当饮食的尹智圣和河成云,赶忙出现在现场以防朴志训妄动。

“把门关紧,顺带再给大辉打针抑制剂。”
刚安抚李大辉睡着,身为beta的裴珍映立刻成了混乱现场的总指挥。

“冠霖,别怕,哥等你。”

朴志训被拖走时已经尽全力呼喊,“呀、朴志训搞什么生离死别,我的耳朵,快点进去。”

离他最近的两位哥哥深受其害,赶忙去扒拉趴在门边,死活不肯进去的朴志训。

“我不在发情期,客厅等行不行?”
眼尾发红的小兔子好像耳朵都因为担忧和祈求耷拉下来。

大哥当机立断决定将朴志训的控管权交给在场唯一的beta,“珍映,你可要看好志训,万一,我说万一冠霖不是alpha…”

“哥在说什么?”
一股阴冷直袭尹智圣后心,朴志训凶狠的语气已经让在场的人打起十二分精神,搞不好两人会同归于尽。

“我说冠霖不是alpha的可能性比被雷劈小,你放心。”

这种安慰还不如别说,当初哥也是用圣祐哥不是omega的可能性比被馅饼砸中还小来安慰丹尼尔哥。结果呢,姜丹尼尔还真是被馅饼砸的晕头转向,邕圣祐不仅和他同属性,还是个比他强的alpha。

赖冠霖的分化期比他们想象的还要长,医生确认后,再三告诫组合里的omega还是能避则避。其他人还要正常参加活动,只有朴志训怎么着都不肯走,经纪人不得已松口。

直到第四天清晨出通告前,赖冠霖终于分化完成,正在吃早餐的众人差点被一股子奶气熏过去,几个omega已经腿软坐不住要摊倒,作为组合目前最强大的alpha,邕圣祐的危机感达到最高峰,汗毛倒竖,连他都不敢轻易靠近房间。

“我以后再也不喝牛奶了。”昨天刚度过发情潮的李大辉尚有意识掐住自己鼻子,有气无力说道。

朴志训埋头撑在桌上,虽然费洛蒙味道是甜甜的奶香,可看圣祐哥都抑制不住颤抖,是alpha。他的冠霖是alpha,这股味道让他脸色潮红,双腿不停摩蹭绞动,控制不住想靠近,想被占有。

“西巴,发什么愣先把志训弄进去啊。看什么,说你啊姜丹尼尔。”

“圣祐啊、我是alpha,你是不是想看我被冠霖打。”

姜丹尼尔不自主后撤远离,朴志训分化那天他一时失控已经被邕圣祐狠狠教育过了。

最终还是裴珍映靠谱撑起朴志训送回房。

刚恢复意识的赖冠霖左闻右嗅,眼睛快要瞪出来一般诧异,怎么是牛奶,怎么是甜的。按预想他应该是拥有霸气刺激味道强大的alpha,怎么alpha会有这种甜腻腻的牛奶味道。

潜意识里他也是畏惧难安,亲眼目睹朴志训分化完成那天香甜诱人的草莓味,弄得几个alpha哥哥躁动不安,失去理智要冲进去,要不是圣祐哥的威压震慑,后果不可设想。

从那天起,他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在暗示自己,要分化成强大无比的alpha才行,才能保护好志训哥,才能让他做自己的omega。

灵敏的嗅觉让他敏锐分辨出独属朴志训的草莓香气,终于闻到了沁人心脾,传说中的草莓甜。赖冠霖迫不及待走出房,客厅里只剩几个哥哥,黄旼泫抬手制止他靠近,“先收收身上的味道。”

山呼海啸,铺面而来的奶香被很好的控制收回,只剩淡淡一缕残留在空气中,“完了,里面肯定乱套了,你没看见志训的模样。”

“哥在说什么?”
和朴志训心有灵犀一摸一样话语,只是气魄更甚,这下忙内是各种真正意义让哥哥跪了。

终于被允许见面,赖冠霖隔得远就张开手臂,犹犹豫豫不肯靠近,还是朴志训主动上前,凑到赖冠霖脸边狠吸一口气,“可以了,一点点。”

狠狠箍紧撞上来的小兔子,赖冠霖垂下眼帘开始往外释放费洛蒙,“哥的草莓味道出现了,好甜啊,想要吃。”

低音炮轰炸的朴志训耳朵嗡嗡作响,很危险,他已经感觉赖冠霖舌尖开始舔舐自己的腺体,牙齿轻磕叼住他最敏感的皮肤。大脑一片浆糊,身体更往赖冠霖怀里挤。

“不行了,收收。”

赖冠霖含糊嘟囔不情愿,“只有一丢丢啊,哥再忍忍。”

他的身体反应已经因为这所谓的一丢丢奶味被激发,仅存的理智意识到这可是在宿舍,“真的不行。”

朴志训一双桃花眼水光潋滟,白嫩肌肤沾染些许浅色桃红,额角不断有细密汗珠滴落渗出,继而透过赖冠霖穿着的格子衬衫令其感同身受。

“不难为哥了。”

再这样下去,他也要忍不住。深深凑到他脸颊、鼻尖、发丝,四处闻水果香甜气息,“哥的下一次发情期,还要打抑制剂吗?”

气息交缠感觉安逸美好,心灵和身体双重契合让朴志训整个人沉浸下去,“不打了,有冠霖在啊。”

明确回答可以亲密接触更进一步的时间点,赖冠霖每天焦躁倒计时,就差扳手指头数日子。

“咳、志训哥恭喜你距发情期还有15天。”朴佑镇见朴志训要出门,漫不经心飘过。

“等等,你怎么知道的?”

朴佑镇可等着诉苦机会,“志训哥你管管冠霖,他现在已经开始按小时倒数了。”

接收好举报,朴志训摩拳擦掌决定好好教育赖冠霖,约好去超市先一步出门的赖冠霖倚靠在楼门口玩手机,他刚出电梯便察觉到抬头附赠大墨镜都掩盖不了的帅气笑容一枚。

“笑什么?不许再告诉别人我的发情期了。”朴志训戳住赖冠霖的酒窝强调道。

“草莓牛奶,给我买。给霖霖买草莓牛奶。”

反反复复撒娇要草莓牛奶的赖冠霖顺利岔开话题,这是在别人看来强势无比的凶悍alpha,却会对自己撒娇示弱。

赖冠霖打从心底喜欢草莓牛奶,吸到嘴里的味道让他幻想那种时刻,两人味道迸裂交融的感觉。导致最近每到便利店都要直奔冷柜扫荡草莓牛奶。

跟在他身后,已然习惯的朴志训折到别条道上,去挑小零食,这个甜的巧克力派赖冠霖以前总偷偷吃,最近老是嚷嚷着要减肥,给他拿一包好了,都这么瘦,明里暗里都要终止他的减肥计划。

仔细看保质期的功夫不大的超市里顿时变成牛奶的海洋,周边货架旁的路人不得不扶着购物车以防摔倒。

“怎么就今天没有草莓牛奶?”

磅礴的信息素扑面袭来,店员有种立马辞职的冲动,幸好快步赶来另一位客人挽住了眼前墨镜口罩看不清脸的alpha,气息瞬间被收敛回去。

“怎么了吗?”

朴志训揉捻着赖冠霖的小臂安抚,邕圣祐告诉过他赖冠霖的信息素会令别的alpha极不舒服,恐惧害怕战栗,忍不住的拜服,总之很不好受。而尹智圣也隐讳提醒他,像赖冠霖这般强大的alpha会令任何一位omega控制不住想要张开双腿的欲望。所以他一直有意识控制赖冠霖不在公共场合泄露费洛蒙。

刚还在威胁店员要草莓牛奶的赖冠霖委屈在他头顶蹭蹭,“居然没有草莓牛奶。”

“抱歉,最近草莓牛奶卖的太快,还没来得及进货。”

最畅销的是香蕉牛奶来着,鬼知道最近什么奇怪的人每天来买草莓牛奶,对啊,就是你买断货的。可他又不敢直说,怕被牛奶味掀翻在地,好险啊,刚刚这个斯斯文的男人不出现,怕是下一秒他就跪倒在地了。

下巴抵在他头顶,趴在他背后的某人还在恶狠狠瞪着店员,朴志训好笑扯开已经环住自己的手臂,“回去啦,明天再来买不就是了,我买了巧克力派。”

“不要巧克力派。”

后面排队的人群老长又敢怒不敢言,为什么这么大的男人偏要执着于草莓牛奶啊。

抱歉朝身后鞠躬道歉,后边一排人齐刷刷的回礼,这个社会如此强大的alpha,他们躲都来不及,哪敢要人家的omega道歉,会被暴打好嘛。

无奈光速把购物车里的物品往柜台放,勾勾手指让赖冠霖凑到跟前,“要吃草莓吗?”

疯狂点头,火速拎起购物袋,拽过朴志训手腕就往回赶。

回去后扬言说要准备,不许赖冠霖进房间,赖冠霖抱臂撑在门口,阻拦朴志训的室友们,“哥哥们今天去我房间呆会,志训哥说请我吃草莓。”

吃草莓是大家想的那个意思吗?哇哦,面面相觑的哥哥们满面欣慰相继上来拍他肩膀。

“赖冠霖,进来。”
朴志训探头出来,空气里确实飘荡出一阵草莓清香。

门关上后,大家八卦扒在门上听,裴珍映后知后觉说:“不对啊,怎么我都能闻到草莓味。”

“而且距志训哥的发情期还有15天之久。”朴佑镇记得清清楚楚。

讨论间门被拍的啪啪响,朴志训赶来开门,一群人没站稳跌了进来。

“你们也要吃草莓吗?”

哥哥们目之所及,忙内盘着腿坐在朴志训的床上,怀里抱着一盘草莓,生无可恋往嘴里送。

作为队里唯一各方面都合拍合情理的小情侣,哥哥们多些好奇和关注是正常,当下偷窥被发现不好意思潮水般退出。

赖冠霖觉得这草莓吃的他哭笑不得,“还是拿出去和哥哥们一起吃吧。”

悄悄释放信息素,安慰自己草莓和牛奶,四舍五入也算喝了草莓牛奶。

“不行,收回去。”
端着草莓正要往外的朴志训敏锐捕捉到,实在拿这个撒娇成性的小孩子没法,垫脚直接亲在赖冠霖嘟起的唇珠。

“你的草莓bobo。”

长臂一伸,将人拦回怀里,略低头恰好闻个正着,舌尖在朴志训牙关处徘徊,他唇微启,得了允许的亲吻,浓情蜜意吸的他喘不过气。

“礼尚往来,送哥的牛奶kiss。”

仅一个深吻,朴志训压抑的辛苦,太想做赖冠霖的omega。












评论(27)

热度(468)